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新闻

专访彼得蒂尔为何投资SpaceX而非特斯拉

新闻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06 06:21:43

很多人可能听过“PayPal黑帮”,特斯拉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与Linkedin创始人雷德·霍夫曼就是黑帮的其中两名成员。在这个帮派里,有四位成员在高中时制造过炸弹,要管理这样一群“异类”恐怕是件难事?那么PayPal的领头人是谁?

他就是彼得·蒂尔,PayPal最原始的创始人。很多人可能听过“PayPal黑帮”,特斯拉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与Linkedin创始人雷德·霍夫曼就是黑帮的其中两名成员。在这个帮派里,有四位成员在高中时制造过炸弹,要管理这样一群“异类”恐怕是件难事?那么PayPal的领头人是谁?

他就是彼得·蒂尔,PayPal最原始的创始人。他出身在德国,父亲是一名工程师,因工作需要时常搬家,十岁前蒂尔就在不同的国家转了七次学。他毕业于斯坦福法学院,后来进入了纽约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。但不到7个月零3天的时间,彼得·蒂尔就选择离开了,他说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

蒂尔重新回到硅谷Palo Alto,并于1998年创办了PayPal公司。他带领着公司上市后,2002年PayPal被eBay收购。在此以后的十三年里,蒂尔成为了一名投资人,并创办了好几家公司,包括全球对冲基金管理公司Clarium Capital Management,科技公司Palantir和风险投资公司Founders Fund。

Founders Fund投资了很多明星级企业,比如SpaceX、Linkedin、Yelp、DeepMind、Airbnb和Oculus等。蒂尔还是Facebook和SpaceX的第一位外部投资人。

2012年,蒂尔在斯坦福大学教授创业课程,尽力为学生阐述他所学到的关于商业、科技、创业的内容。他的1名学生Blake Masters将听课笔记放到了网上,引发了巨大反响,硅谷知名风投家Mark Andreessen说,几乎每一名硅谷创业者都看过那些笔记。

去年蒂尔将重要的观点整合至 Zero To One这本书中,这本书的中文版《从0到1》刚刚出版,他应邀来到中国参加2015创投极客论坛,结合自己的实战经历分享了投出伟大企业的秘密是什么?蒂尔在会后接受了腾讯科技的独家视频专访。

蒂尔对北京创业的印象如何?他如何看待快的打车与滴滴打车的“牵手”?除快速迭代式创新和破坏式创新,乔布斯采取的第三种创新模式是什么?在接受腾讯科技的独家视频专访中,彼得·蒂尔都对此做了精彩解答。

问:关于中国,哪一个观点是你自己深信不疑,而其他人其实不赞同的?

答:很多美国人都觉得中国是个乐观的国家,但我却认为中国惊人地悲观,因为中国的储蓄率非常高。美国人几乎不存钱,但中国的储蓄率高达40%,如此高的储蓄率反映出人们对未来的恐慌,而我认为人们的恐慌是有道理的。

过去百年里中国很疯狂,产生了很多事情,我认为中国人应当更加乐观,中国应当具有更好的未来。过去三十年中国已非常好了,相信未来的几十年,中国会更好。

问:您对北京的创业印象如何?

答:我认为北京的创业非常有活力,创业者们很有重点。他们认真地思考,非常努力地工作。我并不想拿美国做比较,但在美国,除硅谷,就找不到能与北京的创业氛围相匹敌的地方了,北京已遥遥领先,超过了西欧,超过了世界其他地方。

问:《从0到1》这本书讲到独特性、不可复制性,您认为中国有这类独创性的企业吗?

答:当我们说中国模仿西方,其实这并不是在批评中国。如果你还不是一个发达国家,最简单、最自然、最正确的方式就是去模仿已成功的模式。在过去3十年里,中国做得很棒,中国有了跳跃式的发展,避免了很多错误,美国和西欧的城市设计得更现代化,中国模仿得很好,甚至在此基础上有所提高。

但是如果我们朝前看,当中国赶上了欧美,对于中国而言,创新就变得很关键。日本的例子就很值得借鉴,日本花了几十年追赶美国。但到了20世纪80年代,日本却很难超过美国。由于从文化上来说,日本是一个很难创新的国家,因此我认为中国应当能比日本做得更好,这是中国未来十年会面临的问题。

问: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在情人节那天刚宣布合并,他们目前占据了约99%的市场份额,您如何看这笔交易?

答:试图去垄断一个特定的市场是非常有价值的。租车服务市场竞争非常剧烈,合并之后成为这1市场的领头羊是非常有价值的,在中国如此,世界其他地区也一样。PayPal也是由两家公司合并而成的,2000年3月我们以股分对半的情势合并,为公司创造了很大的价值。

我相信所有成功的企业都有某种形式的垄断,从社会的角度而言 我们可以争辩是好是坏,如果他们创造了新事物,对社会的影响是好的;如果他们成为寄生虫,对社会就会产生不利的影响。但如果你是创始人或创业者,你总是在寻觅垄断,由于这是你终究能赚钱的缘由。

问:请您谈谈PayPal 与x.com(由埃隆·马斯克创办)在2000年合并背后的故事?

答:两个半月的时间,我们一直处于剧烈竞争的状态。我们两家公司都位于硅谷Palo Alto市中心,相隔不过四个街区,但好像两个家族有世仇似的,一直进行着斗争,两家公司都创造了大量资本。

但我们都觉得应该相互见上一面谈一谈。是不是可以斟酌集合两家的气力,结果我们确切合并了,事实证明那次合并是正确的选择。

2000年3月之后的几周里,全部互联网市场泡沫破裂。因为此前我们合并了,所以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持那段时间,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,并在2001年后期实现盈利。总而言之,我们的那次合并被证明是非常有价值的。

但合并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,你要关注产品、企业战略、人材及其他一系列的东西,只是有些时候合并是至关重要的。

问:为什么投资Airbnb,而没有投资Uber?是因为监管问题吗?

答: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都受到监管,很多事情上,我更喜欢Airbnb,我认为住房环境的特点,让垄断显得更自然。由于在一个城市中,出租五百种不同的房子,他们都各不相同。

也许在一个社区里三十所房子里,有3所房子合适你带着狗一起居住,有1所的价格非常便宜,那末有五百种房子的公司,一定能克服只有五十种的,由于每所房子都是不一样的,而消费者需要这类不同。

但如果你是一家有五百辆车的租车公司,你会面临来自只有五十辆车的公司的竞争,由于所有的车都一样。从消费者的角度看,他们其实不关心车的来源。因此对Uber来讲,社交营销很困难,范围经营也很困难。

作为1名投资者,我总会问自己,我在看这些公司时是否是遗漏了一些东西?我会回答两个问题:第一,这是一家好公司吗?第二,如果是,为什么其他人不理解?假设我能找到第二个问题的完美答案,通常那会是一笔成功的投资。

问:为何投资SpaceX,没有投资特斯拉?

答:作为投资者,我们总会有一些自己的捷径,有一些投资法则,尽管这些法则不一定始终正确。但过去十年,尤其是从2005年到2008年期间,在硅谷有一条投资法则,我们绝不投资清洁能源科技公司。

很多人尝试过投资,但其商业模式行不通,我们决定不投资这些公司。我认为不投资它们是一个正确的普适法则,由于很多与之相干的生意都失败了,但由此致使的结果是,我们其实应该更细致地去视察特斯拉,而不是只根据这个法则做判断,让法则替代了真正的考察。

问:去年谷歌斥资超5亿美元收购了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,作为早期投资者,您为什么认为它有潜力?

答:我对人工智能领域感兴趣已有一段时间,我个人有些犹豫不决,不清楚这项技术是能很快实现,还是要等上1百年时间甚至更久。

我们偶遇了一些人工智能研究人员,是他们将Deep Mind团队推荐给我。我们谈完后我相信这是一支最强大的团队,他们对计算机科学、神经生物学,及如何设计广义人工智能等问题都能领悟得非常透彻。这也是Deep Mind团队对自己许诺要实现的目标。

他们得出的结论是,需要应用大量的资源,在10年内不会盈利,需要进行十年的研究。这样的公司要吸引融资非常困难,由于投资人通常关注短期利益,所以最后他们决定与谷歌合作。

问:人工智能与大数据、云计算一样,现在都已成为了流行词汇,如果现在有一家类似DeepMind这样的公司,您还会投资吗?

答:你能猜透我的想法,这有些可怕(笑)。现在投资这样的公司,我会非常紧张,由于人工智能已经成热门词汇了。问题是有如此多不同的人讨论人工智能,以至于我担心是否是出错了,遗漏了一些东西?当每个人都同意我的观点时,我总会感到异常紧张,我会思考是否是这个想法不那么有趣。

2012年5月,我参加了硅谷的一个论坛。论坛上有五位风险投资者,每一名要预测未来5年内的两个趋势,然后台下的两百位嘉宾会投票。其中一个最不受欢迎的趋势是,一名嘉宾预测的电动汽车。

每个人都厌烦了清洁能源技术,我们4位佳宾都投了反对票。台下91%的观众投了反对票,剩下的9%投了赞成票。当我离开论坛时,我想也许大家都太消极了,也许投资特斯拉股票是个不错的选择,事实证明那应该是我们购买特斯拉股票的绝佳年份,从2012年5月到2014年早期,特斯拉股票上涨了数倍。

问:请谈谈您最喜欢的1本书?

答:我喜欢阅读各式各样的书籍,有一名名为René Girard的哲学家,写了一本书名为Things Hidden Since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,对我影响深远。

我很难去总结全部,但这本书有这样一个观点,模仿是人类本性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它造就了人类社会,造就了我们与他人之间的关系,模仿的能量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强大。

但很多人会压抑或隐藏这类模仿,我们不会很明晰地说自己在复制他人的东西,因为这会非常尴尬,我们模仿的次数要比我们承认的多。模仿是一种很好的能力,它让我们学会语言,了解文化,但很多情况下,模仿也会出错,如一群人蜂拥而至致使市场泡沫、金融泡沫等。

问:您年轻时为什么选择离开那家知名的纽约事务所?

答:那时我20出头,感觉遇到了年轻时特有的那种危机。人们常说年过40岁,会经历中年危机。我开始质疑我做很多事情的价值和原因。我在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环境中成长,比成绩,比分数。我非常善于竞争,并在竞争中取胜了,进入了一所好的大学,一家好的公司。

但我没有问自己,为何我要竞争?为什么我要做这些事?我是真正对这些事感兴趣吗?竞争到最后你迈入了一家在外人看来很好的公司,但在内部人看来工作并不是那么有趣,这让我重新思考了很多问题,我离开后在银行工作了几年,然后又重新回到了加州,正好赶上了互联网兴起的浪潮。

问:请谈谈您眼中的3种创新?

答:创新有不同的模式。第一,是快速迭代,一步步完善产品,这也许是最常见的创新模式;第二,是重大的突破,如比特币;第三,复杂调和性(Complex Coordination),即你将现已存在的东西整合起来,我认为这类模式更值得广泛应用。

比如苹果手机,如果你去看最原始的iPhone,它没有现在的这些元素,而它把此前的元素以适合的方式整合起来,以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。这样,对于消费者而已,这是第一部功能性智能手机。

一样,如果你去看特斯拉,你会发现它的每一个部份都是原来已经存在的,方向盘、门、电池组等都不是新的,特斯拉只是以适合的方式整合了这些部件,使之成为了电动车,这让消费者有很棒的体验。

目前这类复杂调和性创新其实不常见,它是苹果成功的秘诀,也是特斯拉成功的关键,因为这种创新模式其实不常见,我们目前还没有一种模型来解释这些公司成功的真正原因。他出身在德国,父亲是一名工程师,因工作需要经常搬家,十岁前蒂尔就在不同的国家转了七次学。他毕业于斯坦福法学院,后来进入了纽约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。但不到7个月零3天的时间,彼得·蒂尔就选择离开了,他说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

牛皮癣快速治疗方法
牛皮癣患者可不可以用激素治疗
天津治疗癫痫好的医院

相关推荐